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!手機版

首頁游戲 → 雙向狙擊電競全本完結

雙向狙擊電競全本完結

劫北 著

完本免費 好看的網游小說

以主角秦玦和戚霽展開小說情節的網游競技作品《雙向狙擊電競》是由作家劫北所著,小說講的是秦玦是黑子成群的亞服第一噴子,雖然在排位中位居前幾名但從不參與戰隊也不露面,直到在那天他遇到了IS戰隊主狙擊戚霽,他的心一點點的在沉淪,看秦玦和戚霽是如何為我們展示甜甜的電競戀愛的......

更新:2019/05/28

在線閱讀

以主角秦玦和戚霽展開小說情節的網游競技作品《雙向狙擊電競》是由作家劫北所著,小說講的是秦玦是黑子成群的亞服第一噴子,雖然在排位中位居前幾名但從不參與戰隊也不露面,直到在那天他遇到了IS戰隊主狙擊戚霽,他的心一點點的在沉淪,看秦玦和戚霽是如何為我們展示甜甜的電競戀愛的......

免費閱讀

      而后的那些天,他除了睡覺打游戲等待外賣公司給回饋,就是上微博和那些還在偶爾給他留言的覺醒戰隊粉絲互塞兩句生zhi器,

         但沒多久,卻有人先于外賣公司給他發了短信,開場白便是:想不想報仇?

  他尋思這哥們兒是搞傳銷的,剛要把號碼貼到同性戀交友網站,又一條消息就跳了出來:想的話我們見一面,我是IS戰隊絕地求生分部的經理。

  “……我他媽還是你爺爺呢。”那時候他犯著嘀咕,完全沒有想到,今天,自己真會答應這支豪門戰隊的試訓邀請,站到這片不善的目光中。

  只不過當那些人被迫過來和他點頭寒暄的時候,他并沒有像他們期待的那樣怕生和自卑,反而故意把帶疤的左臉側過來湊近,挨個把他們嚇了一遍。

  他是得意的,面前每個人被震懾住的表情非但不能刺痛他,反而都是他的勝利果實。但門口那三個剛進來的家伙,卻并沒有對他表示足夠的好奇,

      還挺主動地走了過來,其中最高的那個,甚至二話不說擋在了他和那些一直打量他的工作人員之間,令他有些錯愕。

  他本能地抬頭看那人,對方卻把頭一低,眼睛全被劉海陰影淹沒,沒有絲毫要對視的意思,只是又挪近一點,

       生生用寬闊的肩膀把他的視線逼得只剩了兩邊死角,就像……不想讓那些人再用奇怪的目光審視他。

  他有點懵,正想說話,但身旁主教練卻先招呼道:“你們仨打野迷路了啊?夠慢的……來,認識一下,這是妄言,待會要試訓的。”

  妄言只得點點頭,接著,教練也轉向他,給他一一介紹:“這幾個是咱們隊現在的首發——沈燁,川渝混血,高貴的隊長兼指揮,

      傳說中的不滅‘北極星’落夜大神,特長是gay人,你估計認識;崔雪致,廣東肇慶的,主突擊,中國槍王,萬惡之源,擁有第一代電競老婆粉,

       你應該也認識;戚霽,主狙擊,能動的都能爆頭,就是人比較單純,小少爺嘛,剛打職業不久,還不到19歲,

        隔壁浙江人——所以你不用擔心,咱們幾個小伙子,脾氣都好,水做的,有啥事你直接讓他們撅屁股就是了。”

  主教練30歲左右,性格挺隨和,周圍的氛圍總算輕松了一些,妄言隨著他的介紹和他們一一點頭,

      嘴邊卻不知是不是還帶著笑——“北極星”落夜、“戰神”摧雪,行業巨塔,多少人的夢想……他又怎么會不認識?

  但意識到自己的恍惚后,他還是未和他們多言,只是沉下眸子,看向了最后一個人。

  等待兩秒后,對方才抬起眼睛,露出了一副似乎要英勇就義、任他宰割的表情。

  那雙漂亮的眸子濕潤清澈,抓得他胸口一悶,下意識便偏過臉,不想再嚇到對方,但沒想到,對方竟然先開口了:“你好……你還記得我嗎?”

  “……”妄言遲疑了一下,“咱倆認識?”

  “我、我們一起打過游戲。”對方跟在畫符似的比劃了半天,才憋出一句,“還有……你還罵過我。”

  妄言更懵了,腦袋邊都冒出了一個問號:“我用愛感化過的菜逼那可太多了,你是……?”

  周圍立刻有人嘀嘀咕咕,對方卻不理,還有點著急地上前一步:“M24……!你說你很喜歡我,還送我M24,記得嗎?”

  妄言怔住,馬上想起來,原來是那個ID叫Fleur(花)的人。

  但當天凌晨發生過的一切卻在他腦海里一閃而過,令他視線沉下,忍不住退了一步拉開距離:“……不好意思,每天超度太多菜逼了,我忘了。”

  話出口時,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賭什么氣,縱然對方的表情里迅速涌起失落和不甘,他也拉過目光,

      不愿再跟他廢話,反而問主教練:“柳教練,試訓可以開始了嗎?”

  絕地求生這個2017年剛興起的射擊游戲,用的是最簡單刺激的大逃殺模式——每局會有100個左右的玩家跳傘進入孤島、搜尋武器物資,

        互相廝殺至僅剩最后一人或最后一隊為勝。

  期間,島上會刷新范圍逐漸縮小的“圈”,即“安全區”,如果在“圈”生效的時候,玩家還在區外,就會因毒自動掉血,

       這樣,便可強行讓剩余玩家聚集在一起。

  職業比賽通常采取4人組隊模式,隊伍越是存活到最后,得到的積分越高;另外,每殺一人都會有少量積分累積;通常一輪比賽會進行多天、多場游戲,

       最終以積分總數決定排名。

  IS戰隊的試訓,多以訓練賽的形式展開,這樣不僅可以考察選手的個人能力,也能初步感知試訓人員和原有首發選手間的化學反應。

  據說今天的訓練賽,互相約了20支戰隊、80人參加。

  妄言坐下后,又確認了一遍剛才已經調好了的游戲設置,免不了還是焦躁。

  恰好,另一側響起聲音:“你是不是還有什么想說的話?”

  在發現是這支戰隊的主突擊崔雪致后,妄言睨了一下周圍,也不介意告訴他:“……我怎么知道,你們會不會因為不想我進隊,就故意在訓練賽里坑我?”

  他很直接,崔雪致笑笑,似乎也喜歡這種直接:“雖然你在這個游戲打的比賽不多,但聽說你要來,我還是看了兩場的。

       不客氣地說吧,你那幾個隊友的水平放在頂尖職業圈,就是我通宵完出來還能1打3的水平——所以你放心,我們哪怕想打假賽,也不會比你的隊友更菜的。”

  “你……!”妄言握緊鼠標說不出話,畢竟這是戰神摧雪,自己當年……算他路人粉吧,

      但對方看來卻很不友善:“我們當然不可能打假賽,就是不知道……你現在不開掛,還能打出那帶三個天線寶寶玩游戲的carry效果嗎?”

  妄言咬牙,一句“我以前也從來沒開過掛”差點沖口而出,卻生生咽下。

  因為,這句話他實在說過太多次了,但所有人都更愿意相信覺醒戰隊的隊長,以及那所謂的慢放、分解幀以及高深玄妙開掛解析,

      再不濟,帶節奏的人曬出一張自己也是高分段玩家的截圖,一句“其實都懂的,沒得洗”,好像,就完全足夠了。

  他越是辯駁,事情就越是發酵,甚至每天都有人私信DP戰隊官博發他和隊友的遺照P圖,橫批不是“掛b死了”就是“掛b媽死了”,

      一切讓他終于認清,在沒有粉絲、路人又鋪天蓋地把他當作開掛代名詞來宣泄不滿的情況下,他說得再多,

      都只是別人嘻嘻哈哈玩梗的素材——一個小破戰隊淹死前的微弱呼喊,不過是人家狂歡的背景音樂,熱度一過,就更沒人會在意了。

  因此,他才放下一切他不能露面的理由,來到了這里——這里有錢、有名、有粉絲,具備所有和覺醒戰隊抗衡的客觀條件,并且,需要最后一名首發隊員。

  所以眼下,面對這個戰隊成績最好的選手摧雪,他還是忍了又忍沒接話,只在心里叫囂了八百遍自己要路人粉轉烏漆嘛黑,權當解氣了。

  “妄、妄言……”然而另一側,那個叫戚霽的人說話了,“其實,我本來都不知道有那件事的,但你上次罵我過后,有人給我發了你開掛的那個視頻……”

  “……是嗎?”妄言不知道自己為什么一聽他那溫柔好欺負的語氣,就滿腦子只剩個懟字,“你也感覺我的高科技用得很牛逼,能縱橫科學界了?”

  然而對方卻認真搖搖頭,說:“不是的……我看完只是覺得,根本沒法隨便定論。”

  妄言剛一愣,那個崔雪致就搶話:“哎我們小花是真的自閉慣了,腦回路直得像前天才出生,你別往心里去啊妄言大神,開掛就開掛,以后別開就是了。”

  于是周圍工作人員的表情又微妙起來,妄言終于忍不住辯了一句“我沒有!”,崔雪致卻微笑不答,

       只有戚霽附和:“他都親口說他沒有了,那,就是沒有……所以崔神你不可以再欺負他了,否則,他可能會哭的……”

  崔雪致的低笑聲一下涌起,妄言腦子里一萬個問號,馬上有點崩潰地戳戳自己眼睛前的空氣,

     語氣重了:“你胡說八道什么呢,我他媽哭個屁啊,老子這雙憂郁的大眼睛是專門留著給那個余大隊長哭喪用的,明白?!”

  戚霽被他兇得怔了一下,聲音輕了:“唔……我的意思只是,如果是我的話,現在肯定已經想哭了,所以……我才很怕你會哭。”

  而且,這家伙的語氣還帶著試探:“你……可不可以不兇我?”

  “……”妄言總覺得這家伙是在偽裝什么,明面上又實在應付不來這脆弱小少爺的模樣,于是便簡單粗暴地捏緊拳頭一撈袖子,

       露出半截黑色花臂,更兇了,“你再說話……就別怪我普渡眾生了。”

  對方露出藍光超清加強版委屈表情,總算不再出聲,所以一片交頭接耳中,便只有主教練一邊招呼大家趕緊集中精神,

      一邊看看手里本子,開始提出一些基本要求。

  ——今天的訓練賽,一共要打6把游戲,而妄言作為試訓人員,則需要做到個人總擊殺數進入前5,單場最高擊殺7人以上,

       總傷害占比達到全隊1/3左右,至少不低于1/4,當然,爆頭率、場均傷害等也是考察點。

  訓練賽來的都是一二線戰隊,這個要求可謂非常高。不過,對于這樣一支很多選手想進進不來的戰隊,這恐怕也是服眾的唯一途徑。

  不過看起來,主教練并不打算獨/裁:“如果你認為要求高了,也可以跟以前的試訓人員一樣,提出自己的合理建議。”

  崔雪致在一旁笑言“來試訓過的人都可以湊個八大菜系了吧,這次不知道有沒有新花樣”,妄言冷笑一聲,

       也不想再與他廢話,一秒便抬頭問教練:“你們戰隊招募過這么多人來試訓,到底想要什么樣的成績?”

  主教練被問得一怔,卻很快波瀾不驚地笑了笑,回答四個字:所有冠軍。

  周圍瞬間安靜到只能聽到電腦主機的運轉聲,唯獨妄言看了崔雪致一眼,回答:“那我就建議,再加一條這次訓練賽必須拿第一吧,可以嗎,教練?”

  所有人再度側目。

  就連崔雪致都明顯詫異,倒是他身側走神半天的沈燁這會兒才回過神,還看熱鬧似的不嫌事大:可以可以,完美符合我隊企業文化啊,那就這么定了吧,老柳?

  主教練聞言看看自己手下團隊里每個人的眼神,也沖沈燁輕輕點點頭,并未駁回。

  于是眾目睽睽下,游戲界面很快展開,一個個帶著戰隊前綴的ID接踵出現——那里面,有圈內知名的大戰隊,有剛剛嶄露頭角的黑馬,

      甚至來自越南的兩支老牌勁旅都紛紛在列,如此訓練配置,誰也不敢說穩贏,妄言卻盯緊了屏幕,只關心一件事:“覺醒戰隊沒來?”


下一頁

章節在線閱讀

查看全部目錄

版權說明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最新評論

    更多評論

    為您推薦

    游戲小說排行

    人氣榜

    河南快三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