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!

小說首頁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首頁 > 穿越 > 《愛妃,有禮了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2章 熱太熱了

第2章 熱太熱了

幺蛾子大人 2272字 2018-11-21

  蘅芷憑著本能,不斷地索取。

  男人有那么一瞬間的怔愣,但很快就推開了蘅芷,可此時的蘅芷已經無法自控了,被推開,又很快纏上去。

  “滾!”男人發出警告,眉頭緊鎖,很不悅。

  蘅芷搖頭,聲音變得妖嬈而魅惑,水眸含淚求道:“不……求你……”

  求他什么呢?她自己也不清楚,但身體仿佛有了自己的意識,理智也早就飛到了九霄云外。

  熱,太熱了,她需要冷卻。

  男人身上好像涼颼颼的,很舒服,她只有靠近他,才能得到救贖。

  “誰派你來的?”男人的聲音,森寒無比,像凍結了千年的冰塊。

  蘅芷不懂他在說什么,只是搖頭,然后攀附在他身上,像一條美女蛇。

  都已經這樣了,這個男人是不是不行,否則怎么還無動于衷。

  她都豁出去了,他怎么還能沉得住氣呢?蘅芷內心感到一陣窩火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一聲尖叫,打破了兩人的糾纏。

  那男人震驚地睜開眼睛,推開了蘅芷,想要上岸去抓一件衣裳,可是蘅芷卻從背后抱住了他的腰。

  “放手,否則你就死定了!”男人惡狠狠地推開了蘅芷,毫無憐香惜玉之意。

  蘅芷四腳朝天地倒在浴池里。

  她根本來不及反應,嗆了很大一口水,然后感到頭一沉,人就暈過去了。

  再醒來的時候,她一身濕淋淋,被丟在冰冷的地面上,身上只批了一件舊毯子。

  “真是不要臉!”

  “就是,果然是鄉野出生,這種事情都做得出來,無恥!”

  “下流極了,我們宋國的臉都被她丟盡了!”

  “虧得王上對她這么厚愛!”

  “嘖嘖……”

  周圍議論紛紛,指責、嫌棄、厭惡、鄙夷……什么樣的眼神都有。

  蘅芷回憶起了一切,微微閉上眼睛,她才來這個時代,就被人送了這樣一份大禮,還真是要好好琢磨琢磨怎么回報才是。

  “蘅芷,你太令孤王失望了!”宋襄王見蘅芷醒來,也是黑著臉。

  蘅芷看著坐在上位的宋襄王,嘴角勾起一抹冷笑。

  讓他失望?他算什么東西,一個言而無信、背信棄義的小人,就這樣的人,也能當得一國之君,難怪宋國的實力在四國之中最弱。

  “父王,此女做出這種丟人現眼的事情,兒臣是萬不能再娶她了,請父王為兒臣做主!”

  說話的是宋君傲,也就是蘅芷的未婚夫。

  他倒是撇得干凈,好像蘅芷真的是無恥無羞的女人一般。

  錢菲菲在一旁,對著蘅芷,露出了得意的笑。

  宋襄王嘆息一聲,道:“蘅芷啊,你怎么對得起你死去的師父呢?他將你托付給孤王,孤王都將你許配給了老五,他可是孤王兒子中最優秀的一個了,你還有什么不知足?”

  “人家眼里可沒有五殿下,人家惦記著當太子妃呢!”錢菲菲陰陽怪氣地道。

  太子妃?

  蘅芷微微皺眉,和太子妃有什么關系。

  她記得這宋國太子是個病秧子,軟弱無能。之所以被封為太子,還是因為當年宋國和蘭國大戰,戰敗之后,要送太子去蘭國為人質。

  所以最不受寵的六皇子宋君戍就被臨時冊封太子,緊接著就到蘭國當了十年的人質。

  這太子之位,早晚是要丟的,性命大概也活不長。

  “恬不知恥!”宋君傲發出嫌惡的斥責,眼睛都不肯在蘅芷臉上停留片刻,仿佛那會弄臟了他高貴的雙眼。

  宋襄王道:“既如此,你們的婚事就此作罷,蘅芷,你也不要怪孤王,是你自己不懂珍惜,做出這樣的丑事來!”

  蘅芷努力調勻呼吸,試圖找出自己的聲音,然后努力爬起來,用毯子裹緊自己的身體。

  她目光清冷地看著前方,并未看任何人,聲音喑啞地道:“王上難道以為,我這一身傷,是我自己弄出來的嗎?我被人鞭打成重傷,又被喂了毒藥丟入天華苑的天華池,還請王上還我公道!”

  蘅芷以為,錢菲菲至少要慌亂一下。

  可對方卻無動于衷,反而看著她,露出了一抹諷刺的笑。

  宋襄王皺眉,問:“你受傷了?孤王怎么不知道?”

  “她根本就是在找借口,說不定是和太子在天華池里玩得太狠了,弄出了點兒傷痕,就說是被人打的!”宋君傲道。

  宋襄王聽了,連連搖頭,道:“損人聽聞,損人聽聞啊……哎……罷了罷了,所謂家丑不可外揚,這件事誰都不許再提了!”

  宋君傲卻不依,道:“父王,太子和她做出這種下流之事,難道父王要姑息嗎?”

  “那依你之見,應當如何?”宋襄王問。

  宋君傲冷冷地瞥了一眼蘅芷,道:“這個賤婦,自然要亂棍打死,至于太子,兒臣不敢妄言,畢竟他是太子!”

  “太子也不能胡作非為,穢亂宮闈吧?”錢菲菲幫腔道。

  宋襄王想了想,道:“蘅芷畢竟是天樞老人的徒兒,孤王答應過他老人家,要好好照顧他的徒弟,亂棍打死實在有些過了!”

  “即便天樞老人在,怕也不能容忍自己的徒弟做出這種傷風敗俗的事情!”宋君傲不齒地道。

  “就是,就算不打死她,也要重重懲罰,讓她長記性!”錢菲菲不遺余力地想要害死蘅芷。

  宋襄王在猶豫的時候,他身旁的黃衫女子,南夫人伏在宋襄王耳邊嘀咕了兩句,宋襄王聽了,連連點頭。

  “這樣吧,將蘅芷重打三十大板,然后送到太子府去,孤王畢竟對天樞老人有承諾,她既然有心要和太子好,就成全她吧!”

  宋襄王一副大慈大悲的模樣。

  蘅芷看了,只覺得惡心。

  原來那個男人就是太子,難怪一直咳嗽,果然是傳聞中的病秧子。

  可那一身氣度,卻絕不是傳聞中那么軟弱無能。

  盡管如此,她也不想嫁給太子。

  宋國誰不知道,太子不僅身體病弱,而且命硬的很,接連克死了三任太子妃,活的最短一個,都沒超過三個月就死于非命了。

  以她看,恐怕不是命硬,而是被太子害死的,說不定就是一個心理變態,自己在外面不得志,回到家里就以折磨自己老婆為樂。

  這種男人,可是不少見。

  況且太子府里除了沒有太子妃之外,其他鶯鶯燕燕卻多得很,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,她真的很不希望成為第四個死掉的太子妃。

  “王上,我不答應!”蘅芷搖頭,眼神堅定。


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書架

評論

上一章 | 章節 | 下一章

章節X

設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機閱讀X

手機掃碼閱讀

河南快三开奖 内蒙古快3 神鬼寓言2时间赚钱 福彩3d 开金店怎么赚钱6 名人娱乐安卓 棒球比分大小怎么算 篮球比分直播网捷报 ps可以做什么赚钱 拼多多怎么做单赚钱 分分彩 养豚能赚钱吗 陕西11选5 天天炫斗能赚钱吗 浙江20选5 抖音关注赚钱 广西快三